交城信息港
交城新闻

交城:雪中褐马鸡

 时间:2020-01-11     人气:45     分享

2020年,新年伊始,如约而至的一场瑞雪将山西交城大地装扮成了银色的世界。

交城:雪中褐马鸡

  寒风萧萧,飞雪飘飘。三五素心人,二三同行者。1月5日一大早,笔者和几个文学、摄影爱好者驾车前往交城县石壁山中拍摄雪中褐马鸡。

交城:雪中褐马鸡

  交城县城距离玄中寺约10公里。到了山脚下,我们徒步登山,一路不见一个人影,寒冬,用那青松、褐石、绿柏、凝雪、余冰,一样一样地把天地染上含蓄淡雅的醉人冬色。行到玄中寺,白雪皑皑,钟声悠扬,一片宁静。我们绕过玄中寺,向后山进发,半小时后,总算有惊无险地到达了褐马鸡出没的地方,山坡上万籁俱寂,俯视玄中寺,红瓦绿墙,笼罩在在一片白茫茫的飞雪中。稍作歇息,便听到“呱呱呱”的一声声鸣叫,回头便看见大雪覆盖的灌木丛里有白色的物体在雪中移动,鸟鸣声便是从灌木丛围着的空地上传出的,定睛一看,竟是我们向往与寻觅中的褐马鸡,一连串重复的咕咕声虽不高亢,却节奏感十足,呱呱的鸣叫略带金属质感,又不失婉转,闻之让人心悦。

交城:雪中褐马鸡

  细细端详,气宇轩昂、容貌高雅的褐马鸡,全身披着深褐色,脸部鲜红,颈圈渐白,两簇雪白的绒毛突出于脑后,尾巴蓬松上翘,就像一把美丽的竖琴。只见他们悠然自得的在雪中嬉戏觅食,有的选择了河谷斜坡上茂密的灌木丛,有的带着心爱的伴侣双双栖落在山道边摇曳的枯草丛里。枯枝、雪花、美丽的褐马鸡,我们静静地欣赏着这天地间自由的精灵,天地间从容恬淡的尤物,应该就是这眼前羽色华丽的褐马鸡了,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就是虔诚的朝圣者……此时,天地间,雪山上,和这些精灵们的那种交融那种和谐,是多么的惬意,多么的神奇啊……忽然,想起李延年的《倾城》:“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交城:雪中褐马鸡

  我们悄悄静立在雪地里,慢慢靠近这些可爱的精灵,它层层柔柔的羽毛皆与自然融为一体。发愣间,触碰了近旁的矮松,扑簌簌,矮松上雪落的声音,惊扰了正在觅食的褐马鸡,他们张开翅膀,腾空跃起,同行的摄影师赶紧按下快门,拍下了褐马鸡在雪中展翅飞翔的美艳一刻。有人欢呼起来,褐马鸡听到了我们的声响,快速的隐没在雪野里,消逝不见了。

  踏着积雪,在山中转悠了半天,再也没有见到褐马鸡,为了感激这些精灵带着美好的啼唱不期而遇,我们在崎岖的道路旁的一块相对平坦的空地上,铺上一层塑料,将随身携带来的米粒和黄豆,全部倒在上面,希望以此款待它们。

交城:雪中褐马鸡

  寻而不见,我们只好悻悻往回走,下山的时候,途经玄中寺,突然听到不绝于耳的“呱,呱,呱”的叫声,我们循声步入寺庙,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给几只褐马鸡喂食,这几只褐马鸡不就是我们刚才巧遇的褐马鸡吗?没有想到,他们先行我们早一步下山了。寺庙地面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只落了一层薄雪。老者拿着一个布袋,一面“咕咕咕”学着鸡叫,一面往雪地里撒着玉米粒,这几只褐马鸡争着抢着啄食着玉米粒,那些散落在积雪里的玉米粒,它们就用爪子刨开地面上的积雪,一粒不剩的吃得干干净净,对于从它们身边经过的来来往往的僧侣,一点也不惊慌。明代著名画家、书法家文徴明曾写诗对褐马鸡的礼赞“不向朱门汗漫游,昂然独立倚高秋,一声唤起天边日,便觉清光通九州。”

  老者抬起头,告诉我们,拍鸟的人都知道,要拍褐马鸡只要来玄中寺就可如愿,因为这里的褐马鸡已经属于半驯化的了,寺庙里的僧侣每天都会投食喂养这些褐马鸡。目前,玄中寺仅保留了五只褐马鸡,问其原因,老者说,因褐马鸡下的蛋,经常被其它野生动物吃掉,所以得不到繁殖,现在的五只褐马鸡己有七八年的岁龄了……

  人亲鸟,鸟亦亲人;人有情,鸟亦有情。望着褐马鸡亲昵地围着老者跳来跳去、欢畅啄食,眼前的一切,使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欣慰。

  著名作家冯骥才在《珍珠鸟》里面说“信赖,就能创造美好的世界。”过去没有深刻体会,今日才明白了《珍珠鸟》这篇文章的光彩照人之处。

  《诗经》有言,兽犹如此人何以堪。是啊!心怀一份至诚至善,人鸟之间何尝不可以相亲相爱呢?心怀一份至诚至善,你我同行何尝不可以众行致远呢?

中新网山西新闻1月9日电 (任红生)

欢迎关注交城微信公众号

友情提醒:本网站属公益性非盈利网站,部分图文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联系以便妥善处理!欢迎广大网友提供新闻内容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