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城信息港
科技新闻

下大本钱押宝印度的中国科技公司如今被拒之门外

 时间:2020-12-12     人气:194     分享

今年,印度和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行业陷入了一场激烈的地缘政治对峙。尽管两国企业公司都将因此蒙受损失,但中国科技公司的损失会更大。

  自今年6月以来,中印两国关系持续紧张。随后的几个月里,印度陆续禁止了中国科技巨头字节跳动、阿里巴巴和腾讯旗下一些App。而上个月,印度政府又以国家安全为由,禁用数十款中国App。

  上述压力对中印两国的公司都是一个问题,但对于希望从印度爆炸性的互联网增长中分一杯羹的中国公司来说,痛苦尤其严重。印度有近7.5亿网民。

  被印度禁用的TikTok失去了2亿印度用户,这是其在美国用户数量的2倍。市场研究公司R3的负责人格雷格·保尔称,TikTok在印度市场还没有开始盈利,但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在拓展印度市场的过程中投下巨资。

  中国科技公司需要大量的数据来打造更好的产品。印度互联网用户具有人口结构广泛和语言多样化的特点,因此该国的数据非常宝贵。

  印度外交政策智库Gateway House的数据显示,除了开发产品,中国科技公司也在大力投资印度科技初创企业,2015年以来已在印度投资约40亿美元。

  今年4月,印度宣布,来自与印度有共同陆地边界的国家的外资将受到更多审查。有报道称,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正考虑出售在印度支付公司One97的30%股份。蚂蚁集团被广泛认为是数字支付和金融技术领域的领先企业。如果蚂蚁等中国科技公司因政治紧张关系而离开,印度可能会错失先进的技术。

  科技和地缘政治咨询公司“创新未来中心”联合创始人普拉卡什说:“短期内印度将遭受损失。腾讯是印度创业界最大的‘战略投资者’,而小米一年在印度就投资近5亿美元。”

  据当地媒体报道,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投入巨资在印度建厂,迄今已在印度创造了5万个工作岗位。印度国内的反华情绪和抵制中国产品的呼声可能危及这些就业机会。(作者谢里瑟·法姆,陈俊安译)

  相关阅读:

  印度给中国电子产品使绊子,iPhone 12遭遇通关延误

  【文/观察者网 齐倩】10月,美国苹果公司正式公布iPhone 12。然而,这系列最新款的iPhone手机在印度正面临通关延误问题。

  11月25日,两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印度打算从进口商品的质检标准入手,严格控制来自中国的电子产品。尽管苹果公司在印度有组装工厂,但该公司大部分设备都由中国制造商负责制造,较新机型也在中国组装。这意味着,在中国制造生产的iPhone 12首当其冲受到波及。

  目前尚不清楚iPhone手机通关时间延误了多久,但苹果印度公司高管呼吁印方加快审批速度。

  

  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路透社报道,印度标准局(BIS)以往对进口电子产品的审核时长约为15天,但现在有些申请需要审核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根据印度标准局网站数据,截至11月25日,向该机构提交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的申请有1080份待定,其中有669份等待时间超过20天,还有部分申请自9月份以来一直在等待批准。

  两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印度政府此举原是严格控制来自中国的电子产品,但却影响了苹果公司新型iPhone手机的进口,导致新发售的iPhone 12在上个月遭遇通关延误。目前,苹果印度公司高管呼吁印度标准局加快审批速度,并保证公司将继续扩大在印度的组装业务。

  路透社介绍,尽管苹果公司在印度有组装业务,但较新的机型和iPhone 12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并且苹果的大部分设备都是由中国制造商制造。目前尚不清楚iPhone手机通关时间延误了多久,苹果公司没有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另据路透社透露,诸如小米、OPPO、海康威视等中国公司也受到影响。此外,韩国三星公司也面临着类似的进口障碍。上述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自中印边境冲突后,印度政府借机炒作“中国威胁”:封禁59款中国手机应用、“暗箱操作”扣押中国集装箱、审查中企投资提案……在经贸领域不断使出小动作针对中国。

  在消停一段时间后,印度再度对中国手机软件下手。11月24日,印度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用了43款手机应用,其中大多数来自中国。

  

  印度民间掀起反华情绪,视频截图

  路透社分析称,印度政府频繁打压中国企业和投资的原因有二:一是自今年中印边境冲突以来,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许多印度贸易商和民族主义组织呼吁抵制中国产品;二是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便一直试图推动“自力更生”政策和本土化生产。

  一名消息人士表示:“在印度标准局延缓部分电子产品通关审核的同时,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正在推动外国企业在印度生产这些产品。”

  想得美,但不一定做得好。香港《南华早报》11月22日报道 ,印度总理莫迪试图让国家“自力更生”起来的工作进展,貌似不太妙。自5月份启动这一“运动”以来,印度从中国的进口贸易实际上还增加了。

  报道称,中国不仅仍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进口来源国,而且根据政府最新数据,在截至9月份的过去6个月里,中国在印度进口总额中所占比例已从上一财年的13.7%升至18.3%。

  11月25日,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今年6月以来,印方连续4次以所谓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对拥有中国背景的手机应用程序采取禁用措施。有关做法明显违背市场原则和世贸组织规则,严重损害中国企业合法权益。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规则和当地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开展对外合作。印度政府有责任根据市场原则,维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国际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中印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印方应立即纠正这一歧视性的做法,避免给双方合作带来更大的伤害。

  【在印度受挫后,中国风投纷纷转向印尼市场】

  中国风险资本投资者正将注意力转向印尼,这使得2020年上半年中国对印尼的科技投资激增55%。

  由手机制造商小米创始人雷军创立的顺为资本以及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支持的BAce Capital均表示,它们正将目光转向印尼市场。

  顺为资本联合创始人许达来表示,正计划在印尼市场达成更多交易,而且“暂时不在印度进行新的投资”,而是将专注于管理现有的投资组合公司。顺为资本管理着价值约30亿美元的基金。

  

  图示:印尼叫车服务公司Grab

  一位熟悉BAce Capital计划的人士也证实了转变。但他补充说,由于印尼市场不太发达,BAce Capital在印尼的活跃度不高。另一位领先的中国风险投资家补充称,印尼是东南亚唯一值得认真关注的市场。

  中国的风投和科技投资者曾推动了印度科技热潮,投资了当地许多领先的初创企业,其中包括支付公司Paytm、送餐公司Zomato和教育平台Byju's。

  但今年4月,印度政府出台的政策对投资产生负面影响,并切断了科技初创企业的关键资金来源。例如,Zomato至今还没有获得1亿美元的融资。

  印尼是世界上人口第四多的国家,所拥有十亿美元级初创企业在东南亚地区也最多。Facebook、PayPal和谷歌等全球科技公司今年都在印尼进行了投资。

  根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公司发布的一份关于东南亚数字经济的年度报告,2020年上半年印尼科技行业所获得的投资总额为28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55%。

  谷歌东南亚及南亚业务董事总经理斯蒂芬妮·戴维斯(Stephanie Davis)表示,“中国仍是(东南亚)非常重要的投资者……尤其是在电子商务领域”。

  来自美国和中国投资者的浓厚兴趣,使印尼科技企业在估值和融资水平方面领先于越南和泰国等市场的同行。东南亚风险投资公司Patamar capital联合创始人Beau Seil表示:“你现在看到一些融资规模堪比硅谷。”他补充称:“印尼(初创企业的)估值也大幅上升。”

  本月就有一个典型例子。东南亚科技公司Grab本月牵头对当地金融科技公司LinkAja进行1亿美元的B轮融资。

  印尼的一些创始人甚至试图复制印度公司的商业模式。去年在印尼当地成立的BukuWarung寻求在小企业中扮演与总部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KhataBook相同市场角色。KhataBook是一家记账平台,仅在成立的18个月内估值就接近3亿美元。

  一位中国风险投资家表示,他们考察了BukuWarung,但发现该公司的估值已经很充分。“很难证明其中一些公司估值的合理性,尤其是那些以印度企业为榜样的公司。资本太多,但优质初创企业太少。”(辰辰)

交城微信公众号
交城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今日交城微博
今日交城微博二维码
友情提醒:本网站属公益性非盈利网站,部分图文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联系以便妥善处理!欢迎广大网友积极提供新闻内容线索!合作电话:①③⑨⑨④②④⑧⑥③⑨,推销勿扰!